延長男性陪產假,也需多聽聽企業的聲音
2020-05-21 11:18 作者:敬一山 來源:中國經營網

文/敬一山

今年全國兩會期間,多位代表關注了產假問題。全國人大代表熊思東準備提交《關于延長男性配偶陪產假期的建議》,提出應將男性配偶陪產假延長至38天,以更好地照顧、陪伴產婦和新生兒。

全國人大代表林勇則建議,有計劃、分步驟延長男性休假天數。將陪產假與產假合并,由夫妻合休。男女雙方均可在法定產假基礎上申請延長假期至365天(夫妻雙方休假合計),在法定產假后的休假期間,按照全額工資的75%發放工資。

兩位代表的建議在網上引起很多共鳴。其實最近幾年無論是全國兩會還是地方兩會,延長男性陪產假、擴容產假的呼聲已經很多,勞工福利整體應該與社會發展階段相適應。從發達國家走過的道路看,逐步增加包括產假在內的假期天數是大勢所趨。歐美、日本等多個國家的產假和男性護理假都遠超中國。日本政府此前還提出,計劃到2020年把男性育兒假的休假率提升至13%,到2025年進一步提高到30%。

所以無論從社會發展趨勢還是民意訴求來看,調整產假的相關法律,可能已經是無法回避的問題。問題在于,如何調整才能更好地兼顧勞工權益和企業利益。從員工的角度,當然是休假時間越長越好,可是企業也要考慮自身承受力和長遠發展。一個中小企業,老板自己可能都是全年無休,要他給員工放一整年的產假也是不太現實的,如果同時有幾個員工懷孕,夸張點說,可能企業的生存都是問題。

事實上,任何社會休假制度從來就是社會博弈出來的結果。員工希望在工作付出的同時兼顧家庭、多一些生活空間,企業總是希望員工能把更多時間用于工作。最終的休假時間,應該是雙方“討價還價”的結果。因而對于制定游戲規則的機構來說,就需要多考慮雙方的訴求和顧慮。

從人大代表們的建議來看,主要體現的其實是員工角度的訴求。比如因為男性陪護假太少,無法分擔女性照顧家庭的壓力,因為產假集中在女性,進而導致就業市場的性別歧視等。人大代表們的建議除了考慮增加福利之外,也是希望通過男女休假的平等來倒逼就業市場的男女平等。應該說這些考量都有一定現實針對性,所以在網上能贏得很多支持。

但另一方面,也需要多聽聽企業的聲音,才有可能讓最終的政策更合理、更有可執行性。前兩年,廣東省政協委員黃小喜在談到這個問題時就曾坦言,從做企業的角度看,如果可以選擇,聘用育齡女性確實會慎重考慮,同等條件下可能會優先考慮男性或者已生育二孩的女性。作為一個企業家,他考慮更多的當然是成本。

相信這也是具有普遍性的企業考量。對此民盟廣東省委員會曾有建議,充分發揮婦女權益保障及企業市場利益間的平衡作用,對企業聘請的育齡婦女合法生育期間,給予一定的資金補貼或減免稅收等扶持政策,減輕企業的成本負擔。這種思路很值得借鑒,不把產假延長的負擔全部轉嫁到企業,才有可能減小政策調整的阻力。

以產假福利較好的歐洲來說,德國孩子出生后一年內,休產假照顧孩子的父母一方每月可得到約等于本人稅后月收入67%的補貼,一年期滿后還可以申請最多24個月的產假,但也是無薪水的。其他國家的福利多寡不同,但根本邏輯都是建立在“高稅收高福利”之上,雖然說羊毛出在羊身上,但因為不是讓企業直接買單,就可以大大減小企業方的阻力。

對比林勇代表的建議來看,夫妻合計達一年的休假已經遠遠超出現在假期標準,如果還要企業承擔75%的工資,可以想象在現實中執行阻力會有多大。在帶薪休假等還遠遠沒有得到剛性執行的現實中,如果步子邁得太大,政策非但很難得到落實,而且可能會惡化部分員工的就業環境,因為企業要規避風險。這可能會導致大家更恐婚恐育了。

總的來說,代表委員們“為民代言”的初衷值得肯定,代表著調整產假這一議題到了亟須突破的關鍵環節,但也希望企業這一重要利益方的訴求能被更多人聽到,從而在勞工權益保障和企業發展之間找到更好的平衡。

作者系媒體評論員

(校對:彭玉鳳)

* 除《中國經營報》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。

* 未經本網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。

*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中國經營網” 或“來源:中國經營報-中國經營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(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)。

*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

*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:010-88890046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安徽11选5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玩法说明复式 短线股票推荐低价 重庆幸运农场结果 12选5开奖浙江定牛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一定牛 12054排列3中奖号码 河北快3开奖结果走势 澳洲赛车开奖结果 新疆新乐采11选5走势图 青海快3QQ群